全联冶金商会:铁矿石涨价太凶猛 建议国家“建立铁矿石战略储备制度”

2019-08-02 | 经济观察网 | 726浏览

根据全联冶金商会于8月1日发布的消息,近日,针对铁矿石今年上半年大幅涨价的问题,该组织召集了沙钢集团等11家企业召开了一场铁矿石运行管理座谈会,会议征求了各方面的意见,并组织了专题讨论,反映铁矿石运行中存在的问题和建议。

该机构表示,铁矿石价格上涨过快过高。截止2019年7月3日,大连商品交易所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收盘908.5元/吨,较年初489.5元/吨上涨85.6%。部分高品质现货铁矿石价格更是突破了1000元/吨大关。

受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等因素的影响,钢铁产业效益大幅下滑,部分企业已经出现了亏损。根据目前价格估算,每年进口铁矿石将要多支出4000亿元人民币。今年1-5月,全国钢产量增加了10.2%,效益反而下降了23.9%。民营企业吨钢利润已经从年初的500元左右下降到现在的200元左右。

该机构认为,铁矿石信息管理混乱,各类指数均存有不同缺陷。个别机构利用信息扰乱市场,推波助澜,把指数作为推高铁矿石价格的工具。由于进口铁矿石信息不透明、不对称,造成了企业决策上的困难。同时生铁、粗钢、钢材产量、铁矿石进口数据、成交数据、港口库存、相关指数的形成机制不合理,代表面不足,数据可信度降低。这些缺陷的存在,给了机构和资金炒作的机会,助推了铁矿石市场价格大幅上涨。

该机构反映,进口铁矿运行缺少国家的引导和规范,加上国外资本的不断涌入,出现了实体现货、金融交易、资本炒作等多种形式。加上各种人为因素,致使铁矿石价格受到了金融、国际贸易、期货等多方面的影响,市场环境恶化,偏离了铁矿石属于生产原料的基本属性。部分国内贸易企业和外矿相互利用,最近操作港口库存的中低品位矿,成功将价格炒作翻番,一个月不到挣了220亿元人民币。有知情人反映,说某某和外矿勾结大肆炒作,完全站在外矿一边坑中国企业,主要手段是先炒作中低品位矿价格,再炒作高品位矿。

对于今年铁矿石的价格问题,全联冶金商会认为,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是钢铁产量增长过快,外矿供应减少。2019年1-5月份,我国累计生产生铁3.35亿吨,同比增长8.9%;粗钢4.05亿吨,同比增长10.2%;钢材4.8亿吨,同比增长11.2%,生铁、粗钢及钢材产量均创同期历史新高。今年巴西矿难和澳洲的恶劣天气确实影响到四大矿山的出货量下降,1-5月份,进口铁矿石较去年同期下降2344万吨。

其次,这也与铁矿石运行引导机制和调节机制尚未形成,政府管理、行业引导、企业自我约束等等方面都存在严重不足有关。

再者,铁矿石的定价机制不合理,目前国内钢铁冶炼企业受制于四大矿山采取普式指数定价机制,指数定价的长协机制过于贴近市场价格,不利于长协的维护和执行;矿山用长协要挟工厂用量,同时用少量市场现货拉升价格;普式指数的样本采集不透明、不合理。另一方面,国内现货指数同样在样本采集和计算公式方面也需要进一步完善提高。

该机构建议,政策制定部门应加强进口矿管理,充分认识到铁矿石是关系到国民经济的战略资源。建立铁矿石战略储备制度。

对此,该机构表示:“当前虽然不是铁矿石储备的最佳时机,但可以考虑建立铁矿石战略储备基金,由国家、钢铁企业以及大宗商品进出口贸易商出资,在当前阶段投资于战略储备国内矿山开采、技术进步,适当时机购买铁矿石战略储备,在铁矿石市场价格剧烈波动时稳定市场价格。”

此外,该机构的建议还包括:支持中钢协和冶金商会,在国内有关部门的帮助下,通过吸收各界信息,建立公正科学、合理准确的指数体系,逐步降低普式指数的影响,为实现合理的定价制度创造条件;鼓励多进口废钢;加强期货及金融衍生品市场的监管,抑制过度投机行为、严厉打击内幕交易、操纵市场行为;推进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从根源上减少无序竞争,减少进口矿的市场价格波动;尝试建立区域性的采购联盟,以到岸港口为中心,组织企业联合采购;建立钢企进口铁矿石联席会议机制、定期交换外矿采购信息,组织与外矿谈判,提高中国企业在铁矿石交易中的话语权。

全联冶金商会官网显示,全联冶金商会,前身是2006年6月成立的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冶金业商会。2012年12月,经国务院同意,民政部核准(民函[2012]415号)登记注册为全联冶金商会。商会是全国性一级社团组织,独立社团法人,非盈利社会组织。全国工商联为商会的业务主管部门,民政部为商会的登记管理机关。

经济观察网查询得知,该商会的轮值会长包括建龙钢铁、中天钢铁、德龙钢铁、沙钢集团、山东石横等国内主要民营钢铁企业,副会长单位则包括津西钢铁、南京钢铁、敬业集团、济源钢铁、兴华财富集团、荣程钢铁、陕西钢铁、六安钢铁等民营钢企。

关键词: 铁矿石价格